【扒著門縫看歷史】(134)從朱自牧的詩歌想見金朝時濱州一帶文化發達

發布時間:2020-12-18 23:32:13   63593 作者:侯玉杰

清朝咸豐《武定府志》有金朝文學家朱自牧的傳記,全文如下:“朱自牧,字好謙,棣州厭次人?;式y間登進士及第。博學能文,尤工詩賦。大定二年(1162年),同知晉寧軍事。卒于官。所著有《中州詩集》傳于世?!遍χ輩挻稳?,即今天的惠民縣人。

朱自牧是濱州歷史、濱州文學史上繞不開的人物,他描寫的關于家鄉以及周邊風物的詩歌讓人心曠神怡、不覺起熱愛家鄉之情;他的憂國憂民情懷讓人感慨萬端、不覺起蒼生何艱難之悲愴。

朱自牧熱愛家鄉的詩歌代表作是《郊行》,收錄在《武定府志》,其文是:“緩轡尋春水一涯,最憐朝雨浥輕沙。小溪煙重偏宜柳,平野云垂不礙花。青眼步兵元好酒,黑頭江令未還家。興長不覺歸來晚,過盡城頭陣陣鴉?!痹撛姽P調輕快,作者騎馬到城外的河邊踏春,漫野的青煙翠柳、野花盛開,如此美好的景色,不知不覺就忘記了時間,早上出城,晚上才歸,連那些老鴉都紛紛歸窩。

朱自牧熱愛家鄉的另一首詩歌是《晚泊濟陽》,只是該詩帶著些旅途的孤獨和凄涼,其文是:“江北秋陰一半晴,晚涼留與客襟清。水邊畫角孤城暮,云底殘陽遠樹明。旅雁為誰來有信,斷蓬如我去無程。寥寥天地誰知己,村酒悠然自獨傾?!睗柡突菝袷青徔h,朱自牧晚上住在濟陽,一個人獨自小酌,感懷的心情油然而生。

扒著門縫看歷史。朱自牧是金朝著名文學家,以詩歌見長。立德立功立言,他為我們留下了優美的詩歌,留下了一位詩人的情懷,留下了對蒼生悲憫的心。我認為,若無境界便無文學,便不會有流傳的文字。朱自牧恰是一位有境界的詩人。他為官三年,回家的路上看到桑地,于是感嘆:三年官業無毫發,萬里裝囊更蕭瑟。歸來何以謝鄉閭,細說艱難為土物。”看來,他是一位清官,至少不會是貪官,因為,沒有錢給家鄉父老帶點土特產。

扒著門縫看歷史。遼朝、金朝、元朝時期,棣州、濱州一帶,也就是包括今天的濱州市一帶,是比較繁華和富裕的地區,所以,這個時期,濱州一帶文化發達,人鼎盛,濱州歷史上考取的5個文科狀元,除北宋的胡旦(978年)外,其他的劉汝翼(1216年、金朝)、解節亨(1282年、元朝)、王文燁(133O年、元朝)、普顏不花(1345年、元朝),都集中在這個時期。時過境遷,我們對這個時期的重視程度不僅不夠,而且有許多的偏見,研究更加不夠,作為地方歷史的研究者,我輩當努力。

 

侯玉杰

2020年12月18日,星期五


責任編輯:王光磊

網友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