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扒著門縫看歷史】(133)住在山柳杜時的錢正英“可鹽可甜”圈粉無數

發布時間:2020-12-16 23:09:33   30806 作者:侯玉杰

“錢正英??!知道!知道!錢部長在咱們山柳杜村可有名了!”

“錢正英呀!不就是那個姑娘局長嘛!”

“錢部長可好看了!那可是真正的大家閨秀!”

“錢部長喜歡穿軍裝,扎武裝帶!腰里掛著槍!”


(前排中為錢正英)


“我們杜家就是大戶人家。一看人家錢部長,那就不是一般人家的閨女。人家那個走路,那個說話!”

“錢正英住在樓上家的西廂房。怎么?不知道樓上家?樓上家就是杜樂園將軍家呀!他家有二起樓,都叫他樓上的。一說樓上,就是他家。他家后來開銀行。他的祖上是北洋將軍姜桂題的衛兵,替姜桂題擋了槍子,死了,有云騎尉世襲爵位。他家里出過大喪,白氈鋪地,縣長做大賓,周邊村的人一個月不開火,都到他家吃飯,厲害呀!”

“錢正英為什么住在這里?外行了不是?咱們杜家遠近聞名,凈是大戶人家。光是清朝的知縣就有好幾十個。七歲的孩子八品官,八歲的孩子七品官。大房子多,閑房子多。河務局辦公處就是樓上家的大四合院。錢部長就住在西廂房?!?/span>


(錢正英所住的杜家大院西廂房


“錢正英在山柳杜的故事?多了去了?!?/span>

“那年河務局開大會,就在辦公處前邊的大院子里。為什么不在辦公處院子里?那個院子小,前邊的院子大。好多人哪!錢部長站在屋檐下,一手好像還叉著腰,那叫一個鎮得??!人家那個講話,可響亮了,可好聽了,也不拿稿子,就那么站著講。不像現在的干部,講話就念稿子?!?/span>

“問講的啥?那個咱可真不知道。老人們也沒講。光說錢部長大家閨秀了,光說她干脆利索,光說她是場面人。說她很好說話,見面就打招呼?!?/span>

“錢部長光到俺家打麻油,俺家多虧了河務局。俺家老人過去常說錢部長好,很客氣,會說話?!?/span>

“為什么光來?油罐子能打多少呀!河務局那么多人,可不是得常打?麻油就是香油,是白芝麻的。老百姓沒有錢,是拿芝麻和糧食換油,一年也吃不了三斤五斤的。河務局是拿錢買油。錢部長每次來,都是和一個年齡大的一起來,都是拿錢買。做買賣的,現錢買賣就靈活了。所以,俺們家老人才說,多虧了河務局,多虧了錢部長?!?/span>

“為啥吃香油?這回您又外行了不是?可不是現在這個樣子,那個時候,咱們這里老百姓吃的就是芝麻油。那個時候,咱們這里沒有花生油,也沒有棉籽油,就吃芝麻油?!?/span>

“錢部長很大氣,是個外向型的。走在街上,遇到人就說話。她說話也好聽,人們也都愿意和她說?!?/span>

“哦,對了,我給你講個故事吧。錢部長在俺們村,和孩子們很聊得來。她走在街上,常有小屁孩跟著。有一會,有個鬧騰鬼偷偷地藏了一條長蟲(蛇),突然拿出來嚇唬她。誰知道,她不害怕,拿起長蟲來,三抖擻兩抖擻,長蟲就不動了。錢部長真厲害!”

“錢部長和老百姓關系好??!小孩們都和她鬧,能不好嘛!”

扒著門縫看歷史。上面的對話,是我根據史實還原的當時的場景。

錢正英是身先士卒的典范,是共產黨員“跟我上”的代表。1948年,黃河凌汛,錢正英抱著炸藥,帶著戰士深入黃河冰凌里邊。他們的褲腳都是用布帶纏起來的,穿著軍大衣,戴著棉帽子,天寒地凍,北風凜冽,整天在黃河里,連眉毛上都結冰。他們穿行在冰窟里,尋找合適的埋炸藥地點,一不小心滑入冰縫掉入黃河或者頭頂上的浮冰砸下來,那將死無葬身之地。

新中國成立后,條件改善了,黃河開凌遇阻時,用工兵或者炮兵,甚至用飛機投彈,而當年,就是錢正英帶著戰士用血肉之軀開路的。

扒著門縫看歷史。錢正英是打鐵自身硬的典范,是共產黨員“又紅又?!钡拇?。錢正英鉆研專業知識非??炭?,她拼命閱讀古人治理黃河的書籍,掌握各種情況,親自走遍黃河兩岸,是黃河治理的真正的專家。1948年黃河春修,方案是錢正英幫助渤海行署寫的,民工員額是錢正英規定的,工程圖紙是錢正英畫的。她親自坐鎮蒲臺城,指揮千軍萬馬,督促工程質量。麻灣險工如何處理,是她在第一線確定的。1949年,黃河度汛,錢正英日夜巡視大堤,確保了黃河安瀾。

黃河歸故的頭幾年,不管是凌汛還是伏汛、秋汛,都異常兇險。一是舊大堤千瘡百孔,殘破不堪,二是黃河水位高,大堤偎水時間長。作為渤海(山東)黃河河務局黨委書記,錢正英駐守大堤,她自身沒有本領的恐慌,指揮若定,是主心骨,是第一功臣。


(渤海(山東)黃河河務局在山柳杜辦公處的正房)




扒著門縫看歷史。蒼天不負苦心人。當年,我去考察錢正英住過的西廂房,曾經留下過照片,翻箱倒柜找不到,我不死心,再找,終于找到了。我想,這或許是傳世的唯一一張照片。

 

侯玉杰

2020年12月16日,星期三


責任編輯:王光磊

網友評論